Archive for April, 2008

GFW……

近来也算关注一点实事和政治,因为实验室里每天的议题除了NBA就是ZD和奥运会问题了,我现在对它们其实都不是非常感冒,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关心敏感问题,我想大家都应该对GFW有所耳闻,不料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晚上回宿舍又做了下调查,果然应验了可能吧上的一篇文章的一句话,“原来,只是我很傻很天真地认为“伟大的墙”的概念已经深入民心;原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伟大的墙”的存在”……

于是,可能吧的下篇文章马上对GFW进行科普,我觉得写的相当之浅显易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一下.

那知道了GFW的存在,就必然很想知道破GFW的方法,这是人的本性,越压迫就越要反抗,何况做技术的本身就有这么一种倔劲,当然政治问题不在我讨论范围之内,这估计也是GFW存在的原因.

我所知的爬墙方法有好多,但其基本原理都是像上面文章里说的通过代理访问,鉴于我爬墙主要是为了浏览一些被盾的外国优秀网站,如Wikipedia,这可能也是大部分人的需求,我推荐Firefox的gladder插件,这在之前已经完全满足我的需要,因为还是那句话,我不感冒政治,我不搜敏感关键字,过滤就过滤吧,何况前不久英文的Wikipedia刚刚解封,用魔兽解说里很喜欢的调侃来说就是“某某英雄到了5级,人生已经完全没有追求……”

爬GFW还有别的一些方法,如tor,ssh隧道等,估计ssh隧道更爽一点,因为它传输的数据是有一层ssl加密过的,so you know what I mean:),tor的话技术性可能更大于实用性,因为我们大部分普通用户(我是指普通用户)希望有更好的访问速度,而不是匿名性.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讨论GFW存在必要性的问题,因为在我看来,存在不存在是一个问题,而知道不知道其存在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悲哀?

Communication有时确实是一件奇妙的东西……

实验室一晚上的胡侃,突然使我意识到我是那么的浅薄,转系后在电子系的三年,我几乎没有学到什么这方面的理论知识,硬件,电路,芯片,更是一窍不通,人生最宝贵的四年大学时光,一段人生最能学习的时光,我只知道一味追求自己的兴趣,却连一个学生真正suppose要做的本职工作都没有完成,不得不说是我人生的一个悲哀……

话题貌似有点沉重,但是进入四月以来,我的心情就没有真正好过,沉重、压抑和疲惫是这几个月的主旋律

有时会去回想以前做的种种决定,很多都是那么的影响深远,譬如转系,又譬如选择加入工作室,如果换个选择,结局又会怎样呢……

结局现在也许只有上帝知道了,但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说明我开始犹豫,因为我开始怀疑这几年下来,我究竟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

也许还是stone说的对,过去的都是无法挽回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让现在变的更好……

明天一早还要回浦口考试,今晚准备在实验室通宵了,把实验室所有灯都开了起来,显得格外明亮

泡杯咖啡,继续看书吧,幸好有朋友在,我不会很寂寞

Busy for what?

最近累死,夹在两股利益群体的中间,被剥削,被压榨,同时还要“高兴”的说:“嗯,好,知道了”……

在自己导师实验室的一个小team做leader,管management同时也管technique,schedule紧,压力大,做的不好上面还有别的实验室的所谓的博士来指桑骂槐,搞的火药味十足,何必呢,我就做做毕设,马上滚蛋了……

我们实验室是做硬件电路方面的,做起软件来显然没有他们专门做这个的实验室有经验,好歹项目分组时也分给我们组几个稍微有点经验的member啊,界限划的这么清楚干嘛,当时分组我还没有意识到,某天开会竟然突然意识到,“嗯?怎么我们组的都是我们实验室的啊?怎么这么巧哈……”

于是大家需要慢慢开始学,以前没做过嘛,理解理解,于是每次开会我都要给大家做一点education,这次讲点development process,下次做个用IDE开发的demo,我诚心诚意想带好我们实验室这个team,这也是导师希望我做的,导师很重用我,所以剥削压榨后,我好歹还有点欣慰,可以有动力继续下去,但是md最烦别的实验室的所谓的博士过来指手划脚,我Gantt图画的很清楚,贴在自己实验室墙上大家都能看到,还一定非要中间搞出来点这个那个,这么有本事你就别让我来定schedule啊,schedule本身就定的紧还要添乱,完不成又要开会当面指这个骂那个,要不是碍于我导师面子,况且我还想要毕业,不然我早就不做了,被剥削就不提了,还要受气……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