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sy for what?

最近累死,夹在两股利益群体的中间,被剥削,被压榨,同时还要“高兴”的说:“嗯,好,知道了”……

在自己导师实验室的一个小team做leader,管management同时也管technique,schedule紧,压力大,做的不好上面还有别的实验室的所谓的博士来指桑骂槐,搞的火药味十足,何必呢,我就做做毕设,马上滚蛋了……

我们实验室是做硬件电路方面的,做起软件来显然没有他们专门做这个的实验室有经验,好歹项目分组时也分给我们组几个稍微有点经验的member啊,界限划的这么清楚干嘛,当时分组我还没有意识到,某天开会竟然突然意识到,“嗯?怎么我们组的都是我们实验室的啊?怎么这么巧哈……”

于是大家需要慢慢开始学,以前没做过嘛,理解理解,于是每次开会我都要给大家做一点education,这次讲点development process,下次做个用IDE开发的demo,我诚心诚意想带好我们实验室这个team,这也是导师希望我做的,导师很重用我,所以剥削压榨后,我好歹还有点欣慰,可以有动力继续下去,但是md最烦别的实验室的所谓的博士过来指手划脚,我Gantt图画的很清楚,贴在自己实验室墙上大家都能看到,还一定非要中间搞出来点这个那个,这么有本事你就别让我来定schedule啊,schedule本身就定的紧还要添乱,完不成又要开会当面指这个骂那个,要不是碍于我导师面子,况且我还想要毕业,不然我早就不做了,被剥削就不提了,还要受气……

Team members以前都没做过,不是非常熟悉,而且又忙的要死,考完研的要复试,没时间,ok,考砸研的要找工作,崩溃中,同情同情,也没多少时间,no problem,忙吧忙吧,那是大事,还有一个研究生是篮球队的,比赛训练要紧,了解了解……,况且导师也说了,我们team基础不好嘛,于是我就成了事必躬亲的诸葛亮,虽然知道那是管理的大忌,不管了,“累死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你勒索我,我不怕……”

每天凌晨一两点睡,早上9点之前赶到实验室,被我我美之名曰以身作责的两个星期后,我终于病倒了,小病小病,感冒而以,但是终于有理由可以趴在实验室的桌上睡一个下午,然后晚上早早的回宿舍happy了……

I’m busy for what?……

What’s the hell I’m busy for!!!

历史上的今天:

Related posts:

Got something to say? Go for it!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