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2

二三事

第一次接触并了解安妮宝贝还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只记得当初为陪我一朋友等某一女生,我们经常驻足于其必经之路上的某一小书店,书店很小但却很温馨,店长姐姐很漂亮也很nice,总是对着我们微笑,从不介意也不过问,似乎总像知道我们的意图一般和蔼的笑着。

几次下来我似乎有点过意不去了,于是某次假戏真做还真买了本书回家,当初的选择极其单纯,纯粹的只是喜欢那本事的封面,夕阳下一条路一直通向远方,我指着封面跟我朋友说,瞧,这多有意境。。于是,我们就这样邂逅了,那本书就是安妮宝贝的「彼岸花」。

后来的后来,我们还是经常逛那家书店,女生也继续从那无辜的经过,之后所有的所有都按照上帝既定的剧本导演并演绎着,印象中那会我好像也有我的剧本,只不过很简单,我不是上帝罢了。

如今不知何的无聊竟又有闲暇翻起小说,首先自然又想起了安妮宝贝,随便找了个地儿下了几本电子书放进ibook,便可以随身带着,科技的发展让阅读变的异常碎片化,也让我蓦然发现我的时间还远远没有被利用完全,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不是重点。
Continue reading →

Things Happen

一个略有点无聊的meeting中不知道如何辗转反侧所看到的文章(amazing world, isn’t it?),作者的文笔有点流畅,引人的有点入胜,我似乎有种身临其境并希望他能最后make it的认同,只可惜标题早已令人洞悉窥探到了结局,于是在一种悲情笼罩着的袅袅会议声中,我就这样看完了这位似乎远在沈阳的陌生人的心情故事。

想来作者应该已经看开抑或是在小说,不然坦率如我也不至于在如此public的地方将如此似乎本应私隐的物事公之于众,我不知道也不便评论,但我心存敬意;

这是一个号称人出身平等但充斥着各种本来就不公平的世界,人与人的相处亦是如此,不能苛求付出了多少就得有多少回报,但求做到真我,这不是做买卖,人生苦短,没有时间用来live人家的life同样也没有时间live自己似是而非虚情假意的life;

我承认九把刀有点cool,《那些年》很真实也很好看,我也似乎从之前的不理解到现在稍微有了点理解,虽然至今一直不认同其真名代入的做法,但瑕不掩瑜,且不是重点,不在话下。

貌似我也得承认可能真是update写多了的缘故,我发现我现在已经不能真正focus的写些什么了,也许是各种distraction太多了,也许… 就是已经不能再focus了呵呵~

那些年…

那些年,我们一起有的记忆和无奈;
那些年,也只有我们才有的记忆和无奈;
那些年,一直有着的记忆和无奈……


[via youtube]

知足

鄙人的輸入法最近超級無敵智能,會時不時的根據context幫您切換簡繁體模式(譬如現在),還會根據當時的心情狀況時不時的幫你freeze系統以至於只能強制關機;火冒三丈慾火焚身的時候它更會知趣的幫你直接死機,言下之意應該是讓我去自個冷靜一下先,嗯,絕對良師益友的說;

為了保持簡繁一致,落落大方,我這裡人為切換到了剛剛被自動切換掉的繁體模式;此時我心情絕對絕對舒暢,沒有絲毫不爽的表現,突然感覺繁體漢字亦是如此美觀,複雜繚繞中蘊涵著丰韻,字裡行間顯露著文化,絕對裝逼利器,把妹必備,怎不叫人相見恨晚;

還是就此打住,不然扯的太不著邊際了就總會落下讓人可以詬病天馬行空文不對題的把柄;古人常云知足常樂,說我此時此刻頓時了然豁然開朗那顯然不是真的,不過這絲毫不會妨礙到我按原計畫奉上台灣某曲,以饗此情此景此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