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事

第一次接触并了解安妮宝贝还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只记得当初为陪我一朋友等某一女生,我们经常驻足于其必经之路上的某一小书店,书店很小但却很温馨,店长姐姐很漂亮也很nice,总是对着我们微笑,从不介意也不过问,似乎总像知道我们的意图一般和蔼的笑着。

几次下来我似乎有点过意不去了,于是某次假戏真做还真买了本书回家,当初的选择极其单纯,纯粹的只是喜欢那本事的封面,夕阳下一条路一直通向远方,我指着封面跟我朋友说,瞧,这多有意境。。于是,我们就这样邂逅了,那本书就是安妮宝贝的「彼岸花」。

后来的后来,我们还是经常逛那家书店,女生也继续从那无辜的经过,之后所有的所有都按照上帝既定的剧本导演并演绎着,印象中那会我好像也有我的剧本,只不过很简单,我不是上帝罢了。

如今不知何的无聊竟又有闲暇翻起小说,首先自然又想起了安妮宝贝,随便找了个地儿下了几本电子书放进ibook,便可以随身带着,科技的发展让阅读变的异常碎片化,也让我蓦然发现我的时间还远远没有被利用完全,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不是重点。

最后转几段二三事里安妮宝贝自己的自序作为结尾,纯粹为了结尾,聪明的朋友请不要自作聪明,多虑的朋友也请不要多疑多虑;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简单。

每次写一本小说,最先出现在脑海里的,不是文字,而是意象。在写这本小说的时候,亦有一幕一幕的画面在心里掠过,犹如不定格的镜头。带有一种隐约的肯定之感。这些意象决定心的探索走向。我却是喜欢这种过程,在黑暗中反反复复,但似一直有光照耀。

。。。

在这写本书的时候,有过困顿。常常是写了几万字,推倒重来。再写,再推倒。我当然有过多次思省,觉得也许是放置其中的意念,太过繁重。就像一个人,有话要说,又很慎重,反而觉得怎么都很不妥当起来。

。。。

任何事物均无定论。也无人可以做主。小说更是不需要任何定论的载体。诸多感情或者思省,原就是一个人内心里的自生自灭。当一个人在写一本书的时候,心里是如此。而当另一个人拿起来阅读的时候,他能感受到这种清寂。似是无法对人诉说清楚的,心里却又有惊动。

Related posts:

Got something to say? Go for it!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