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4

九年前

标题完全抄袭于微信上看到的某篇转载文章,一咋看还以为九把刀又出新书了,定睛一看原来是篇文艺短文(这里有个web版的copy),说不定出自一人之口,也说不定是汇聚众口,当然众口并不是什么时候都铄金的;

楼主之前并不是经常看微信,尤其是一度发现其时不时的即便有消息却也死命不notify你的时候便曾一度弃用;不过楼主最近在错把朋友更新的“什么山珍海味,单单爱上某某做的爱的味道”的第一个“的”因为正好换行看漏之后差点吐出各种山珍海味之后,楼主便又开始关注起各种“山珍海味”,且都逐字逐句绝不轻易漏掉一个“的”:)i

熟悉楼主风格的朋友都知道,标题永远都是最不重要的部分,因为它只是个让楼主坐下来开始码字的trigger,通常有了它才会有展开下文的冲动,然而一有下文之后标题通常便会在口沫横飞天马行空中随之被忘之九霄云外,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很有三国杀过河拆桥的赶脚,嗯嗯……

乔爷曾经有个非常著名的关于life dots的大学毕业演讲,说人生会有很多个dot,而人生就是要去相信这一个一个看似并不相关的dot会最终慢慢connect,很有种万剑归宗落叶归根(纯属乱用切勿考究)的赶脚;虽不能算是其宗教信徒但关于这句话,鄙人还是一直坚信的,因为n个九年过去之后,回眼望去则是一个原本模糊但随着dot慢慢connect却渐渐清晰的轨迹ii轮廓;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纯属玩笑,望莫介意 []
  2. 背景音乐为周杰伦的轨迹 []

Update 81: 关于自闭及其它总总

1. 开车无意中听到朴树的“送别” i,膝跳反射般下意识的感觉应该更新blog了(犹如摇下铃狗狗便知道有东西吃了哈哈),倒不是因为那首歌有多好听多意味深长意境非凡,实在是我每每更新几乎都是在其缓缓的背景音乐声伴随中完成的,实在是不得不让人渐渐缓缓的联想关联起来进而转成muscle memory,瞬间的反应几乎不需要通过大脑处理;

2. 好久不更新了之后有时候就不知道更新什么,有时候可能根本没东西更新,而有时候是因为有太多需要更新反而让人无从下手;不知道为啥虽然离上次update好像也不是很久的感觉(刚刚临时抱佛脚查了下:)),我总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很久的感觉(恍如隔世);大概要么是过了个年的缘故,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变成了去年就是变成了过去;

3. 偶向来没有年终总结的习惯,google reader死后偶也便渐渐失去了其它各路bloger的年终总结,曾经花了一晚上研究过各种google reader的替代品,各种migrate各种experiment,不过某种习惯看似简单却的确很难migrate,让人所无法预见的是,google reader的shutdown也shutdown了我曾经关注的各种rss source,虽然即便我知道我备份了我曾经所有的rss的feed,而且可能就存在我dropbox的某个角落抑或某个online replacement已经很智能的import it for me;

4. 回到标题的话题;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打开另一扇窗(When god shuts one door, he opens another);此言不假,不过有时候顺序可能略有出入,不一定非要先关闭然后打开,只要保证结果一致,相信上帝有其各种自己拟定的flexibility;所以鄙人稍稍customized了一下,一言以蔽之来形容我出来之后的状态:

When god opens one door, he shuts another

慢慢变的相对自闭,便是那扇上帝正在悄悄关上的门;也许那是另外一种independent的形式,也许那什么也不是;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http://music.samsonw.inf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