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4

无与伦比的美丽

这是本应该在五个月前 i 写的… 嗯哼,见识一下拖延症宗师级的水准……

五个月后,神差鬼使,鬼使神差,不知道哪根经搭错想到了去打开相机看看;由于尘封已久,虽然相机本身并不脏,但拿出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似乎要飞扬出一堆灰土烟尘的古老神秘感;取出的瞬间背景似乎都到了美索不达米亚,不远处流淌着浑浊着各种泥沙的底格里斯河,慢慢流向看不到边际的远方;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大自然那无与伦比的美丽,鬼斧神工,神工鬼斧;嗯嗯,上帝无疑是伟大的;

2013年的最后一个日落

2013年的倒数第二个日落

嗯哼,扯得有点远… 意识流也罢,唉,也罢~

其实不想多扯的,最近会开的略多,一天一小会,三天一大会的,咖啡倒是没少喝,创造性却是被严重扼杀,精疲力不竭,皮睡肉不睡的;周末去到教会朋友见面总是问我工作忙不生活顺利不,顺利是顺利啦,就是TM会太多,以至于教会本身带个会字我都情不自禁地哆嗦;哈哈,夸张啦,纯粹吐槽,中文吐槽安全便捷环保无害哈哈哈;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那时候还留了一个placeholder…… []

假如, 天意

本来已经酝酿好的思绪被一封不速而来的邮件打乱,回完邮件回来脑海顿时一片空白紊乱,记忆似乎还留有些许碎片,但无论怎么努力似乎都永远再也无法拼出原来的那个完整;

开始寻找相关音乐,企图找回灵感,无奈灵感不如物件,失了似乎便很难复得;怪,只能怪邮件来的太过突兀却又看似紧急,而我又是那么善良淳朴的竟然马上很配合的去回复了;塞翁,就此失马,也许,这是天意;

背景音乐来自于「假如爱有天意」,标题则也俨然断章取义自此;诧异自己十年之后才知道看到当年如此唯美的电影,低头只得庆幸好歹毕竟还是没有错过,虽然只是晚了十年,而已…… 毕竟,没有错过;

伴随如此舒坦唯美的背景音乐,偶即便再想扯也似乎无法再让语言彪悍起来,因为萤火虫飞舞的夜晚里,背景纯粹的只剩下了浪漫和一些男孩女孩对着屏幕的热流盈眶;

唯美让人变的安静,平静,虽然几十分钟前我还在为回邮件的事情忿忿不平;但几十分钟后我便相信那个灵感便是注定要被丢失的,从而可以让我在如此优美的背景音乐下重新构筑文字,之前的文字舍不得删掉只得作为注释在底下出现,犹如电影花絮,也许有可能会另有一番风味;
Continue reading →

Update 87: 强弩之始

1. 码下标题之后的第一反应是想起了当年有篇高考满分作文叫做「赤兔之死」,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发散到联想起这个的…… 看来死屎始四混淆不分已经根深蒂固深入骨髓,于己于人也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几乎是船到桥头水到渠成的自然而不造作;

2. 最近一礼拜相对乏味枯燥,所以几乎乏善可陈,之所以用“几乎”是因为并不是真没有善可陈,只是并不是什么善都能在这里陈,此善非彼善,如此,而已;

3. 尝试着提早时间睡觉,结果一觉醒来,世界一片昏暗,望望窗外,云彩隐约透露出浅土豪金;想来偶的睡眠时间比我本人更加固执,我最多难得执着,它却始终如一;犹如我一直无法适应连贯的叙事风格一般 i,某些习惯真的是难以改变;

4.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24改变了原来出电影的计划出了第九季,原来雷打不动剧情需要的24集无奈变成了12集,倒是反而有种强弩之末的赶脚;不过看了俩集就又让我找回了当年大学和刚毕业时追此剧的心情,如今物是人非,不禁唏嘘;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因为对我而言,跳跃某种意义上反而意味着连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