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18th, 2014

球战正酣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 这货竟然是关于世界杯的题记……

杜甫老哥喜欢各种月夜追思,题记便出自其某某月夜;不过首先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引经据典上纲上题记的做法并非鄙人想刻意提高本博逼格(好吧,至少这里不是……),实在是笔者正聚精会神关注各种世界杯足球新闻的时候突然被如此意境虎躯一震到,然后才有的灵感一现,然后才有的鄙人现正对着屏幕的奋笔疾书,然后才有的各种然后… ;堆砌文字i 到这里,突然联想到几年甚至十几几十年前那句特牛逼的句子,读作:

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说何必

所以…嗯哼,所以我们这里就不讨论这该死的题记以及何必何不必的问题了;

花,已然是开出了两朵,这里咱还是不得不各表一枝;不讲也不能再讲杜甫了,只讲标题规定的应该必须以及可以讲的,不然跑题那绝逼是跑到了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鄙人上面充其量也只是刚跑到了喜马拉雅山脚而已,刚刚感受到了那么一丢丢的高原反应罢了,哈哈;

乒乓球也是球,世界杯大球激战正酣,office里面则是运筹帷幄小球转动大球;下午和一同事奋战几百回合后,同事不出所料败下阵来,然后用掉一个换人名额换上替补队员,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同事不如往常般驻足场边观棋不语,而是面露难色的默默离去,顿时感觉一种莫名的忧桑,背影犹如伴随着背景音乐无间道插曲再见警察般慢慢消失在转角的过道口,当时本人瞬间玻璃心,还碎了一地,心想莫非难道是刚刚出手过重,伤害了人家柔弱本来就不强大的自尊心啦?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所以当时着实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纳闷,哈哈;

故事本来应该到此结束,但不料故事本身还不想就这么嘎然而止,也许上帝也看不惯这样的结局,所以我们又有了然后……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大伙都说“码字”了,偶这小样就喜欢装逼,和大伙不一样,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