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4

Update 89: 天堂在左 地狱在右 中间是流离失所

1. 标题继续再接再厉超越两行,顿时有种表达力丧失的挫败感;当然,正如过去所言,挫败毕竟才是生活之主旋律,遂之又很释然,凡事需随缘又何必如此较真;

2. 前几天搬家,对着已经完全清理干净即将搬出的apt拍了张照留恋,突然很有种流离失所的沧桑感;也许对任何事物以及回忆的留恋都只在分离的时候才叫人感觉分外真实且弥足珍贵;当然,我并没有流离失所,我只是打包了所有回忆换一个起点继续平凡而已;

3. 曾几何时,日记写下的时候还带着天气的注脚,严寒酷暑或是晴朗阴霾,小雨大雪抑或大雾小霜;时光荏苒,当年的作业和任务变成了如今无法解释的一种习惯和惯性;只可惜当年的日记已经不知流离失所何方,纵使再惨不忍睹却亦是一种美好的回忆;就像翻看老照片一般,让人能够充满魔力穿越时空身临其境;

4. 这,也是引入底下“历史上的今天”板块的原因之一,这不碰巧又撞到了五年前的一篇update,这是本人极其喜欢的瞬间,有种乔布斯所谓的dot正在connect的感觉;翻(dian)开一看竟还能微微嗅出当年初生牛犊的稚嫩和无畏;虽然当年的事情和心情已经模糊,但放置今日再看,感受却依旧如此清晰响亮;
Continue reading →

当我们在谈论无损音乐时 我们在谈论什么

好久不写技术文章,诚惶诚恐惶惶不可终日,以至于经意不经意的点了上面这个标题就无奈的超过了两行,遗憾的影响了页面整体的美感…… 诚然本文也非什么「纯」技术文章,而且极有可能是在知情不知情的情形下班门弄斧自不量力,所以套用后世界杯时代的某个网络流行词汇,此所谓「伪」技术;

当小伙伴都以为我要为世界杯结束感慨一番的时候,鄙人竟然重操旧业写起了技术文章,很有种朝花夕拾的赶脚,这以后还怎么愉快的在一起玩耍……

突然留意到四年前的今天鄙人正在总结世界杯后遗症(移步文章最后「历史上的今天」),四年前的景象顿时浮现脑海栩栩如生,下意识有种时空错乱的赶脚;鄙人年轻的时候学的天文,正经的没学会啥皮毛倒是学会相信了平行宇宙、虫洞还有大爆炸,但是很多人至今仍旧对我们怀有偏见,因为他们始终认为 当我们在谈论时间和宇宙的时候,我们正在谈论如何神经紊乱;

OK,那么,当我们在谈论无损音乐时 我们在谈论什么……
Continue reading →

剪刀石头布

还在骗自己没「输」,剪刀石头布
是不是用一辈子「赌」,错了怎么宽恕
—— 陈楚生《剪刀石头布》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鄙人并不赌球 i,屌丝伪球迷本质尽显无遗,24K纯伪;诚然,小赌固然怡情,但大赌伤身,强赌灰飞烟灭,总有一天是要剁手然后去天台买票排队的,然后站在天台上看风景,然后看风景的人在楼下看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本文起草于巴西德国比赛之后大概一个半小时,中间释放过暴走技能去步行十分钟左右的地方买过咖啡吐过槽,看过新闻刷过评论,喝过红牛上过厕所,打过台球吃过薯片,情绪俨然已经可以称的上是平静如水心无旁骛;其实本来就不应该泛起多少涟漪,一不迷巴西二不粉德国的,何泛之有?是的没错,鄙人一直是荷兰老残粉

比赛的结果大伙都知道,很多假装不知道准备回家看录像的其实比我还早知道,俨然不知道比知道还难;毕竟世界第一大运动,不带之一;

巴西队凌晨的结局让我想起了本届世界杯西班牙出局时候贺炜的一番深情送别,这是各种装逼也好无奈也罢看英文流解说所无法体会到的另外一番诗情画意,其实完全可以把其中的西班牙替换成巴西,故事和剧本,其实仍然适用;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两块钱的也不赌,不然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