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9th, 2014

剪刀石头布

还在骗自己没「输」,剪刀石头布
是不是用一辈子「赌」,错了怎么宽恕
—— 陈楚生《剪刀石头布》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鄙人并不赌球 i,屌丝伪球迷本质尽显无遗,24K纯伪;诚然,小赌固然怡情,但大赌伤身,强赌灰飞烟灭,总有一天是要剁手然后去天台买票排队的,然后站在天台上看风景,然后看风景的人在楼下看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本文起草于巴西德国比赛之后大概一个半小时,中间释放过暴走技能去步行十分钟左右的地方买过咖啡吐过槽,看过新闻刷过评论,喝过红牛上过厕所,打过台球吃过薯片,情绪俨然已经可以称的上是平静如水心无旁骛;其实本来就不应该泛起多少涟漪,一不迷巴西二不粉德国的,何泛之有?是的没错,鄙人一直是荷兰老残粉

比赛的结果大伙都知道,很多假装不知道准备回家看录像的其实比我还早知道,俨然不知道比知道还难;毕竟世界第一大运动,不带之一;

巴西队凌晨的结局让我想起了本届世界杯西班牙出局时候贺炜的一番深情送别,这是各种装逼也好无奈也罢看英文流解说所无法体会到的另外一番诗情画意,其实完全可以把其中的西班牙替换成巴西,故事和剧本,其实仍然适用;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两块钱的也不赌,不然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