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4

不是我不知道 这世界太奇妙

又无可救药的在office里面奋起了键盘疾起了书…… 即便前篇已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更新就曾提到何可为何不可为(此举显然已经被定性为不可为),纵使office里面最近空调开到低到冷血,角落一个昏暗的日光灯继续着在它正式没落前的职责持续着在发光发热,却无法阻挡人们感受到强烈的霜之哀伤;

好吧,我知道我前段写了“即便”和“纵使”,但我确实是忘记我想写什么关于“但是”的内容了…… 也许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但是”;

标题源于今日中午linkedin上的一段奇妙旅程,奇妙的本质在于无法预料和不期而遇,倒并不是事情本身;好比魔术看似奇妙,但其对于懂魔术的人而言并不奇妙,反而还丧失了魔术所带来的最原生态的愉悦,所以魔术师看魔术想必应该有种哑巴吃黄连的尴尬,吧;

顿时语塞,难得的冷场;i

回来没事顺便查了下上次更新的时间,确实是已经好久不更新,上手是确实已经略感生疏,但似乎标题和底下内容风马牛不相及的能力俨然是不会生疏的,这好似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 召之即来 来之能战 战之能胜;

对了,关于这个奇妙不奇妙知道不知道,话说回来,也许我还真是不知道;

[Footnotes]
  1. 其实是被拽去开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