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7th, 2015

意识流

不知道如何开始叙述最近一段的update,有或无,都是如此平静,速度与激情过后其实也是see you again般的恬静与回忆;

某人说不要因为负担太重或没有负担而使自己扭曲了现实的事实,觉得挺有文采便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虽然最后也没有想明白,但句子我是记下来了,发现装逼的句子都是那么故弄玄虚般晦涩的相似;

也没打算非要理解任何东西,那样该有多累,生活本来就应该给一些空间,留一些空白,那样才有所谓遐想抑或瞎想的空间;

记得以前有位姑娘跟我讲过“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当时还小,不更事,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半天后得出结论,女孩们都是那么天真;若干年长大后突然发现他妈女孩们原来都是那么早熟,原来当初天真的是自己,图样图森破;

朋友说人老了的一个迹象是喜欢回忆过去,以此来说明他已经老了;其实他也没多老啦,虽然睡觉确实比我早好几个小时;鄙人其实一直也是个特别怀旧的人,所以要么就是该理论不大广泛适用要么就是我其实很早之前也“老”了,无论何种情况其实都无妨;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