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in Minds

Update 90: 平凡之路

1.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鄙人其实并没有完整的看过电影,枪版盗版的不能算也不好意思算,对于一个本来还很老残粉的想去电影院贡献票房的观众而言,如果看了枪版就算所谓的看了的话那是莫大的讥笑和嘲讽,会让人无地自容;

2. 当然鄙人脸皮也不薄,“无地自容”这样让人无地自容的事情必然是不会发生的,该看的枪版还是得看,该尝的新还是要尝,该感的受还是一如既往的感着;这也无关作风问题,实乃无奈之举,此句用于现今国内某些官员身上,似乎可能大概也许也能适用,吧;

3. 电影出来之前发布的朴树的平凡之路让人对电影产生无限美好的憧憬,也有种让人很想马上上路去挥霍一下生命和油费的冲动;那种CD单曲循环着平凡之路然后渐渐开向亘古辽阔一望无垠地带的感觉,应该很有电影里面那种航拍长镜头所想营造出来的意境吧;

4. 鉴于很多朋友由于条件和时间限制,可能甚至是必然的还没有观过电影,所以鄙人很厚道的在这里就不剧透了,不过话说回来,由于鄙人其实本质上也没有好好完整的观过,哪来的观后感和剧透呢…… 所以大可放一万个心,我办事,你放心;
Continue reading →

球战正酣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 这货竟然是关于世界杯的题记……

杜甫老哥喜欢各种月夜追思,题记便出自其某某月夜;不过首先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引经据典上纲上题记的做法并非鄙人想刻意提高本博逼格(好吧,至少这里不是……),实在是笔者正聚精会神关注各种世界杯足球新闻的时候突然被如此意境虎躯一震到,然后才有的灵感一现,然后才有的鄙人现正对着屏幕的奋笔疾书,然后才有的各种然后… ;堆砌文字i 到这里,突然联想到几年甚至十几几十年前那句特牛逼的句子,读作:

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说何必

所以…嗯哼,所以我们这里就不讨论这该死的题记以及何必何不必的问题了;

花,已然是开出了两朵,这里咱还是不得不各表一枝;不讲也不能再讲杜甫了,只讲标题规定的应该必须以及可以讲的,不然跑题那绝逼是跑到了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鄙人上面充其量也只是刚跑到了喜马拉雅山脚而已,刚刚感受到了那么一丢丢的高原反应罢了,哈哈;

乒乓球也是球,世界杯大球激战正酣,office里面则是运筹帷幄小球转动大球;下午和一同事奋战几百回合后,同事不出所料败下阵来,然后用掉一个换人名额换上替补队员,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同事不如往常般驻足场边观棋不语,而是面露难色的默默离去,顿时感觉一种莫名的忧桑,背影犹如伴随着背景音乐无间道插曲再见警察般慢慢消失在转角的过道口,当时本人瞬间玻璃心,还碎了一地,心想莫非难道是刚刚出手过重,伤害了人家柔弱本来就不强大的自尊心啦?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所以当时着实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纳闷,哈哈;

故事本来应该到此结束,但不料故事本身还不想就这么嘎然而止,也许上帝也看不惯这样的结局,所以我们又有了然后……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大伙都说“码字”了,偶这小样就喜欢装逼,和大伙不一样,哈哈哈 []

Update 88: 幸福感

1. 标题灵感于知乎上一个极其高质量的问答,提问相当抛砖引玉,回答也很配合的引经据典寓教于乐,唯一的问题是thread过于冗长,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们如临高墙战战兢兢一下子丧失了看完的勇气;不过对于喜欢自己research的朋友们仍然可能会觉得很有意思,因为这个thread足够打发几个周末本来无聊的时光了,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提高幸福度的事情;

2. 说起幸福感,其实blog后台慢慢码字从无到有的创造一个东西的感觉也是一个极其享受的过程;带上耳机,恍如与世隔绝,嘴里咀嚼的时候还能清楚的感受到上下嘴唇闭合而后又有张开的缓缓节奏,脑海瞬间浮想联翩各种魑魅魍魉,犹如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夜晚你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样恐怖;似乎有种逼格指数顿时指数级上升的错觉,哈哈哈哈;

3. 这个月的主弦律应该是足球,世界杯开赛在即,球迷自然不用多说,伪球迷如我亦开始蠢蠢欲动;夏天本来便是个躁动的季节,遑论遇上如此四年一次的全球球迷伪球迷的盛世节日;如果能在每天下午忙碌却又碌碌无为的office里端着两杯温度刚好的咖啡惬意的喝着,然后伴随着隐隐氤氲的咖啡香气观赏数亿万人为之欣喜若狂抑或黯然神伤的实况转播该是件多令人幸福的事情,做梦都会感动到哭;

4. 记得两年前欧洲杯看荷兰看的我心灰意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两年后历史是重演还是重写我们拭目以待,两年前的悲剧的是我仅仅因为高中还是大学某个“橙色记忆”的纪律片而喜欢上一个可能永远无法夺冠的球队,仅仅是因为一个个橙色的小点在绿色背景上闪烁跳跃着的感觉很唯美,而已…… 所有以上,竟然都和足球本身无关;
Continue reading →

Denny Zhang liked this post

无题

谨以此纪念六月里面那个有点耐人寻味发人深省却又被众多后人遗忘了的日子;
还好,历史终究还是人民来书写的。
Continue reading →

Steven Shen liked this post

Update 84: 须臾而遁

1. 本篇标题曾被斟酌几番改之又改,常常兴高采烈的憋出了一个版本之后即被内心另外一个意识否认从而推倒重来,这就和马航每次新闻发布会都会或多或少的把之前越南兴高采烈发现的新大陆很扫兴的一一否认掉如出一辙;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如越南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发现一样(他们还真的一直在发现……),本文标题也是在无数次被否定之后才浮出的水面;

2. 本文第一版本的标题取名为「打灰机」,因为我本来想拿标题出来调侃一番,因为据说工信部的人也在飞机上,以前是间接打,现在已经进化到事必躬亲了i;但鉴于最近事态的严重性以及人道主义考量,想想还是作罢,毕竟生命有其不可承受之轻之重,不应该也不可以拿来随便开玩笑,目前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面这都是个非常严肃以及认真的话题;

3. 行文一半思量些许遂决定篡改标题,第二个版本几乎不假思索的瞬间被改成了「灰机都去哪儿了」,至于缘由为何自然无须鄙人在此赘述 ii,很显然“去哪儿”是本年度华语最佳流行词汇,几乎没有之一(详情请参见本文底下的注释);后来鉴于其毕竟还是多少有那么点调侃的成分在那最终还是决定忍痛割爱,毕竟在这么一个讲究政治正确的国度行文还是应该尽量做到谨小慎微一丝不苟;

4. 于是命运多舛的标题君继续被审查继续被要求查改,古语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果不其然第三次查改之后标题果断被改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谓之曰「马年马来马航」,写下标题之后我还勉为其难的更新了一段,虽然我知道这可怜的家伙迟早是被再次替换的命,这是命,是fate,是destiny,犹如某种行为无法抗拒,那还不如躺下来慢慢享受,何必呢;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勘误:sorry记错了,打灰机的应该是发改委…… []
  2. 灵感于“去哪儿”网,“爸爸去哪儿”,“时间都去哪儿了” []

Update 81: 关于自闭及其它总总

1. 开车无意中听到朴树的“送别” i,膝跳反射般下意识的感觉应该更新blog了(犹如摇下铃狗狗便知道有东西吃了哈哈),倒不是因为那首歌有多好听多意味深长意境非凡,实在是我每每更新几乎都是在其缓缓的背景音乐声伴随中完成的,实在是不得不让人渐渐缓缓的联想关联起来进而转成muscle memory,瞬间的反应几乎不需要通过大脑处理;

2. 好久不更新了之后有时候就不知道更新什么,有时候可能根本没东西更新,而有时候是因为有太多需要更新反而让人无从下手;不知道为啥虽然离上次update好像也不是很久的感觉(刚刚临时抱佛脚查了下:)),我总感觉好像已经过了很久的感觉(恍如隔世);大概要么是过了个年的缘故,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变成了去年就是变成了过去;

3. 偶向来没有年终总结的习惯,google reader死后偶也便渐渐失去了其它各路bloger的年终总结,曾经花了一晚上研究过各种google reader的替代品,各种migrate各种experiment,不过某种习惯看似简单却的确很难migrate,让人所无法预见的是,google reader的shutdown也shutdown了我曾经关注的各种rss source,虽然即便我知道我备份了我曾经所有的rss的feed,而且可能就存在我dropbox的某个角落抑或某个online replacement已经很智能的import it for me;

4. 回到标题的话题;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打开另一扇窗(When god shuts one door, he opens another);此言不假,不过有时候顺序可能略有出入,不一定非要先关闭然后打开,只要保证结果一致,相信上帝有其各种自己拟定的flexibility;所以鄙人稍稍customized了一下,一言以蔽之来形容我出来之后的状态:

When god opens one door, he shuts another

慢慢变的相对自闭,便是那扇上帝正在悄悄关上的门;也许那是另外一种independent的形式,也许那什么也不是;
Continue reading →

[Footnotes]
  1. http://music.samsonw.info/ []

Bash like history search functionality for Zsh

Bash uses readline to do its line editing and history search functionality, which works pretty well in the past for me. To enable this, just put these 2 lines of configurations in your ~/.inputrc (the config for your readline):

# Enabling History Search
"\e[A":history-search-backward
"\e[B":history-search-forward

After restart your terminal or shell, you can now use Up Arrow and Down Arrow to navigate your bash history, the beauty of this is it will match the thing you typed between the prompt and the cursor (if typed nothing, it will just use your last command of the history).

This solution works so well that it increases a lot of my productivity and efficiency in the past and now it becomes a must-have for my shell features. Once I switched to Zsh, I was looking for a similar solution since the first day of using Zsh.

Turns out oh-my-zsh includes a default history search functionality already (up-line-or-beginning-search, down-line-or-beginning-search), which works well for a lot of people, but unfortunately not for me.

The issue for this command is it only matches the command, not the entire thing before your cursor, for example, if I typed:

cd code

Then do a tab, it will only match the command starts from “cd”, not the entire “cd code”. You may still call this a history search functionality, but for me, it’s not working as I expected since I come from the bash/readline world.
Continue reading →

Zhou Lu liked this post

Update 79: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需努力

1. 有段时间不写update了,虽然之前的几篇仍属update的范畴,但是不以update为题的update不能算是正宗的update,是不作统计学计数的;所以为了人为的让计数器重新开始开始起跑,我们这里又不知所措的开始了……

2. 不知不觉几年下来的update也竟然绝然的已然计数到79了,真是时光飞逝岁月无痕…… 偶曾经记得不久前的曾经 曾经说过这个数字到100的时候请大家吃汉堡包,今日定睛定神一看时间竟然快要将近五年…… 好吧,大伙久等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我还需好好努力…… 下一个五年计划内应该可以完成这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目标;

3. 写update明显感觉更加顺手自如,因为思维可以随时发散跳跃不着边际,脑袋想什么就能往外蹦什么,这种痛快释放的爽快感觉很多朋友在茅坑拉屎的时候也时会有所感同身受;这,虽然不同于音乐给人带来的愉悦感,但这,也算是一种愉悦感;

4. 上周末为了庆祝某个即将或者已经正在改变世界的产品release,公司组织去sf bay游艇晚宴,排场隆重但着装却依然可以休闲,就是喜欢这种自由却不散漫活泼但不可爱的感觉;为此次event单独开一篇blog虽然也不足为过但也觉有点过于正式,犹如breaking bad告诉我们good和bad有时候只差一步之遥一样,长期blog的经验也让我明白有时候分享和炫耀也只是一步的距离,乱po照片永远是一个介于这两者之间模糊地带一个极其难以把控和评价的灰色边缘地带;完全不po又会让人把你和无趣无聊划上等号;
Continue reading →

夜空中最亮的星

快乐的时候,你听的是音乐;难过的时候,你开始懂得了歌词
—— 出处未知

当然了,我并没有难过,我也不需要懂得歌词;因为这首摇滚音乐本身就provide足够让人愉悦的元素;歌词有可能不是international的,但音乐永远是国际通用的,所以我们丝毫不掩饰把它介绍给我们美国同事时候的兴奋;

初次的邂逅来自于mike的推荐,遂后得知张恒远中国好声音决赛还是半决赛的时候也唱过,于是放狗狗出去翻出来看来一下,先入为主觉得还是原唱Escape Plan来的好,遂爱屋及乌到了其整个专辑,于我而言,这样的顺藤摸瓜比较具有逻辑合理性,而之于mike是怎么知道的,则完全可能是颠倒过来的顺序,哈哈,就如很多律师的口头禅一般,于此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

如今这首歌连同整个专辑已经被刻成CD放在车上那个被previous owner不知道蹂躏和customized多少次过的车载stereo上每天被无数次有意无意的循环着,于是每个故意不开GPS的迷失的黑夜里,我便会感觉有颗明亮的星星在若有若无的闪耀着;

于是,音乐给人带来的愉悦感便从听觉通过大脑神经进而转化为右脚脚尖的冲动,让接下去的一脚油门变得格外夯实有力,富有节奏和旋律感;也让每次的红灯刹车变得格外猝不及防和人仰马翻,说真的,把音乐关掉的话,我的driving skill还可以再上升俩个档次,哈哈哈哈;

好了不早了,星星又在照耀我前行回家了,所以我就不在这贫了,大家请慢慢欣赏这两个星期以来以及以后一段时间之内的绝对的favorite,谢谢:music.samsonw.info.

Murphy’s Law

Anything that can possibly go wrong, does.
—— Sack, John. The Yale Book of Quotations 529

网上流传着各种描述墨菲定律的变种,阐述的意思大多大同小异,鄙人喜欢上面那句的原因是其有个逗号在那分隔了设问和回答、虚拟和现实,读的时候可以在那逗号停留半秒也可以停留很长很长时间,感觉随即会变的很不一样;

在此引述墨菲定律并不想和现实中某件事情建立连接,这样说虽然很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但同样鉴于不想让其发生的却终将发生的墨菲定律,鄙人在此能做的无非也只是尽力而已;

几年前鄙人正在帮还算较著名的杀毒公司McAfee整合一个鄙人公司的在线产品到其整个杀毒软件套件中去,过程中发生了不愉快的事件,事后官方的解释是我司服务整合不利导致服务过载遂令我司服务器过载宕机,总而言之就是没有他们什么事情都是我们的事情,公司政治就是这么奇妙无穷,但事后公司内部流传的一个版本是著名的专注杀毒三十年(不知道多少年了)的公司竟然自己公司内部中毒了……

所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也可以算一个墨菲定律的变种了…… 瞧我大中华文化多么博大精深,多么饱含历史文化底蕴;

墨菲的定律似乎带着一种极其悲观和负能量的态度在那审视世界,人生哲学角度上讲,这是不好的,应该极力避免的,不能因为一件事情会出错就不去尝试,而应该像 Breaking Bad 里面的戒毒培训一直告诉曾经陷入毒瘾无法自拔自暴自弃的人们要接受并认识自己保持乐观积极的态度一样,一直保持一颗极富正能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
Continue reading →